鹤鹤会嚯嚯

…混很多圈子,本命长谷部王耀周瑜newt
主要雷的cp:瑞嘉瑞/雷安雷/冷战组/雪兔/轰爆轰
是个小透明。还请多多关照,欢迎扩列混语c!x1351163398

朝拜

kneel to ground,duangduangduang

跪在地上磕头。绝了

【孟周】信纸

☆良堂良无差

☆OOC都是我的流水账给我自己爽

☆无营养

☆不喜误入,谢谢配合





他家先生是温柔的,总是隐忍着,可偏偏却又泪窝子浅,常常是在台上就红了眼眶,憋着不能出泪,掩饰着,又哽咽着。


很担心有一天真哭出来能把他眉毛哭掉。当然,这是开玩笑的。毕竟眉毛在上边眼泪也不能倒着流。


所以泪珠子顺着脸颊就下来了,没有声音,用手背擦干,听到最后,也只是微微叹了口气。


 


或许是年龄的缘故吧,周九良与他截然不同。他还年轻,能再张狂,尽管看起来老成,却也在不经意间流露出锋芒棱角。他不乐意受气,也不愿意先生受气。在该沉默的时候,年轻人一声冷笑,叫台上台下所有人打了个抖。


在镜头面前本不该如此,悄然走漏的暴戾——可是先生眼眶红了。


只赖他不该涉世太深,丢了纯真。那包裹着他的少年气概,伴随着他和先生的青春。


 


“他十七岁就跟了我。”


十七岁的周九良跟着孟鹤堂登台演出,搭档对词写活,包括吃饭——只会做葱油面就一星期只吃了葱油面,先生也无奈地受着。还收到了作为前辈的关怀,什么演出完之后送他回家,生病了送他去医院。


孟鹤堂早就闯入周九良的生活,看他从孩子长大成人,再不露出青涩的笑。


周九良的青春是孟鹤堂。少年将热血注入两人的共同行物,沉默着粗暴地把他喷涌而出的情感箍回充满混沌的脑海。


少年一动心就永远动心。


 


周九良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这种情感,甚至分辨不出这份情的真与假,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对还是错。


他只是想在人躺在椅子上浅眠时吻他先生阖上的眼睑,想在冬夜里与那双手十指相扣,想在人的婚戒上刻上自己的名字,想一辈子做先生的车回家,做一辈子的搭档。


他曾在台上将隐晦爱意说到最尽兴,别人欢呼什么他也不曾在意。


他只想看向他爱人眼底,再叫一次心上人的本名。


 


他希望孟祥辉能喜欢周航,但更愿意他俩是孟鹤堂和周九良。


因为只有舞台上他们才属于彼此,又因为孟鹤堂是周九良的信纸。


周九良把他的爱意小心翼翼的揉进梦里,编造出一个又一个充满惶恐的幻镜,随着岁月轻盈的脚步,他悄悄地把幻想化为现实,一点一点实施在先生身上——他把对先生的情当做底稿,拿欢笑与泪去增添色彩,每一场演出都是他的告白,再用最绚烂又最平淡的,举手投足间微不可察的甜蜜去做他的情话——白头到老是他们的结尾。


周九良轻轻地拉住孟鹤堂指尖,虔诚的把那只白皙的手举到自己面前。


他的唇会贴上泛白指节。


以吻封缄。


第一人称警告!!!
擦边球。
ooc是我的结局很意外
假如孟哥喝完傻傻的他醉了
两个人已交往设定,酒店惊魂。
我的cp好冷噫呜呜噫

(将律)偷看、扭头与对视

*没有排版,极其ooc

*短小,是糖,是根据室友和她小男友的事情改编,极其狗血

*OOC慎入!

铃木将安安静静地坐在教室的角落,翘着财团的二郎腿,当一个盐中的旁听生。

他的注意力无法控制的集中在影山律的身上,天蓝色的眼睛里只映出了一个人的身影。

“大家先哼一下《旅愁》…”

轻柔空灵的歌声很快荡漾整个房间,律只是做了做口型,眼睛往角落里瞟。

难得的安分哪——在好好唱歌呢…唇形意外的好看?

莫名其妙的红了脸,连忙把视线转回到那张单薄的被揉皱的A4打印乐谱上。

他刚刚…有看过来吧?

敏锐的小少爷难以置信的吞了吞唾沫,耳旁的音符在空中打转,却怎么也穿不过耳膜。

既然他都盯着我了,回敬一下也行吧?

这样一想突然就豁然开朗的轻松起来,心情不可置否的变成欢愉的粉色。找到借口理直气壮正大光明的看才不叫偷窥!铃木将用手托住脸颊,开始进修“侦查”这一门专业。

趁着老师打开钢琴盖子的空隙,律的注意随着一束透着微尘的暖阳落到少年身上——他刚刚看了我!

糟了,肯定被发现了!

清晰的思绪变得杂乱无章,飞速地将头转回去,佯装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背已经快被冷汗浸透 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到嘴边的音符刚飞出去就变了调,像兄长一样失去了节奏感,只身在一个混沌碰撞的空间。

下课铃在慌神中的不经意间响起,身后的同学拍拍影山律的肩,示意他把乐谱交回去。

“啊,好的。”背上重量将人的思想一下拉回现实。

或许是肉体还未回来罢——手一软,那张纸就随着引力自由落体,想抓也来不及。

“喂,谱掉了哦。”轻飘飘的纸毫无征兆地在空中停住了,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准确地掐住纸三分之一的地方,把它送回了讲台。

“你上课是不是看我了?”铃木将从容且熟练地揽住影山律的肩膀,尽管身高劣势让他的胳膊有点难受。

可能是律那没来头的警惕与幻象作祟,他总觉得说这句话的人带着些狡黠。于是他很平静的回答,墨色的眼睛如同一潭死水。

“看了,难道还不让人看么?”

影山律轻轻暼了铃木将一眼,不等人作答,又解释道:“不过是看看你会不会做些出格的事情罢了…算我多虑了,向你道歉。”

“啊——”铃木将故意拖长了声调,“原来好学生会因为错怪别人而红耳朵啊?好吧,我原谅你了。”

这家伙绝对故意的!他看到了!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律的内心已经开始波澜。

少年笑得一脸纯良无害,心情和他奇怪的发色一样绚丽。

律在心里叹了口气,把埋藏许久的笑意放松出来,一股甜蜜的愉悦感渐渐将他包围。

“去自动贩卖机吧,我请喝橙汁。”

无题童话。

很傻文笔超级菜。

无聊产物。喜欢美好。


[1]有一只蜘蛛,一只过了半生的老蜘蛛,一直住在一棵老梧桐上。老梧桐上有许多许多的树洞,有很多很多茂密的叶子,还有很多很多的枝干,里面居住着很多很多的蜘蛛。

老梧桐上的蜘蛛们从来不为食物烦恼——因为从来只多不少。而这只老蜘蛛,他总是捕食最多,大家都知道,他从来干净利落,手段又快又准又狠,是不少蜘蛛的榜样。

在一个百花齐放,蜂鸟成群的春天,老蜘蛛趴在叶间投下的阳光处,安静地看着下方连枝的蛛网。

风懒洋洋的吹着,带着温暖与香气,让蜘蛛肥胖而黑得丑陋的身体感到舒适。更知鸟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引循了一只美丽的雄蝶,扑腾着翅膀撞在了蛛网上。

那是一只刚脱蛹不久的小蝴蝶,花纹可真漂亮。老蜘蛛想。

他操纵着沉重的身体爬进蛛网,这只蝴蝶是他今天的第一份猎物。

蝴蝶挣扎着,惊恐地望着蜘蛛,五彩斑斓的翅膀因扇动而被死死地地缠住了。

“我会死掉吗,被嚼碎?哦,这太不好了!”可怜的小蝴蝶如此想到。

蜘蛛爬了过去,近看那对翅膀更加美丽,他开始觉得有点儿可惜。蜘蛛用粗壮的蛛腿碰了碰那薄薄的翅膀,上面的花纹随之颤动。

“放了我吧,先生。”蝴蝶哭着恳求到,他害怕极了。

“呃…这得让我想想。”蜘蛛开始四周打量他,围着他转。

嘿,他发现了什么!这蝴蝶是个瘸子!这么美丽的小家伙是个瘸子!

老蜘蛛可能是老了,老得他心都软了,他说:“你走吧,小伙子,你不该带着这儿,你应该去看看世界——它比你的翅膀更美丽。”老蜘蛛把蛛网撕开,把蝴蝶翅膀上黏着的网一点点弄下来。

蝴蝶很惊讶,露出感激的目光:“谢谢您,蜘蛛先生,我不会忘记您的!”

蜘蛛看着蝴蝶在阳光下挥动的翅膀,闪闪发光,微笑着说:“欢迎常来。”


[2]小蝴蝶去看了世界。

世界真大啊,他飞都飞不完。不过他很开心,因为世界的景象比他的翅膀还美丽。蝴蝶很感激老蜘蛛,一直没有忘记他的恩情。

在这美丽的世界遨游:新鲜的露水,他收藏一滴;初下的白雪,他抱走一点;清晨的阳光,他偷走一抹;芬芳的花朵,他撷下一朵。剩下的呢?他将皎白的月光编做银衣,将星星的金光铸成皇冠;他用微风谱写乐章,将青草写成诗集。遇见来来往往的鸿雁们,他用最甜的浆果做酬金,请他们给远方的蜘蛛捎去;每逢隆冬,有回信:寄来的花儿他留下最美的一朵;大小的树叶他留下最青的一片;他把泉水的清凉留记于心,把美丽的画卷刻在翅膀上;将温暖洒遍飞过的土地与河流,把故事念给每一个旅人听。

老蜘蛛窝在老梧桐的老树洞里,他戴上了眼镜,因为他要读最真挚的信;他喝上了热茶,因为他要保存精力去织诗里的美景;他开始串门,因为他要告诉别人外面的世界;他变得和蔼,因为他感到了幸福。

老蜘蛛成了树上最和善的蜘蛛,并且有了许多的朋友。他在树上晒太阳,不禁会想:

“要是没有那个小家伙,说不定我还在破坏美好呢!”他微笑着,“这真是个神奇的小家伙!”


[3]日月如梭,太阳也起起落落。小蝴蝶飞过了朝阳,也飞过了晌午。他不只看见这世界的美丽,他也经历了人生的低谷:他飞过夏天的玫瑰花,也睡过冬天的枯叶堆;受过无数的赞美,却也被人笑过瘸腿;感受过和煦的暖风,也淋过秋天的雨水。不过还好,在最困难的时候他总是会收到蜘蛛的安慰。

在他吹着寒风的时候,蜘蛛对他写到:“你是唯一可以抵御寒风的温暖。”在他淋着大雨的时候,蜘蛛为他寄来一把小伞;在他将爱情托付与玫瑰却不得不离开时,蜘蛛告诉他芬芳会用随他左右……在一次又一次的低谷,蜘蛛用蛛丝搓绳,将他拉上来,重返光明,让更多人看见他的美丽,他的成长。

他终于成为世上最美丽的蝴蝶。他飞过的地方,百花为他开放,孩子们为他绽放笑脸,幸福的人们高声唱着述说幸福的歌。所到之处,无不一片欢声笑语。

在一个又一个的春秋冬夏之后,蝴蝶终于飞回了老梧桐。那棵树更大啦,茂密的枝叶层层叠叠,好像翡翠流苏。他飞到老蜘蛛的树洞前,却发现有许多昆虫围在那儿。

蝴蝶扇动他强有力带着奇妙图案的美丽翅膀,熠熠生辉。他落到门前,昆虫们纷纷惊叹,为他让出一条路。

“多么年轻漂亮的雄蝶啊!”昆虫们感叹到,连云彩也忍不住停下来多瞧几眼;阳光洒在他的身上,更是锦上添花。

蝴蝶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一只苍老得没有力气的蜘蛛趴在蛛网织做的柔滑地毯上,两只网眼满含深情地望着墙上的一幅幅作品——用蛛网织成的诗景。

“欢迎回来,美丽的小家伙,今天我就得离开。”一个很吃力、很勉强的声音从蜘蛛嘴里传出来,“我真是太老啦!小伙子,你看,你是多么的年轻漂亮啊。”

“亲爱的蜘蛛先生,您说吧,我都听。”蝴蝶轻轻地趴在蜘蛛身边,柔声说到。

“我真的很感谢你,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再遇见你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美,是你让我的丑陋稍微好那么一点点。”蜘蛛缓了一会儿,“你的心灵和你你的外表一样美,你的诗写得可真好,于是我把它们画了下来——用丝。”

洞壁上是一幅幅风景画:银白的蛛丝描摹着大雪,鲜红的花汁点出一朵朵寒梅;月光是鹅黄色的小花,星光是溪水里的碎金;用金子铺路,用泪水画人,每一幅画都是最动听的诗。

“蜘蛛先生,我…”蝴蝶的眼眶被泪水模糊,他哽咽得不知说什么好。

“孩子,我再次感谢你,你是照亮我人生的光,是继续跳动的鲜活生命,我很高兴我当时能做出拯救美的决定,我也希望以后你能把这份美传承下去。”

蜘蛛安详的走了。

蝴蝶背着蜘蛛的遗体飞到老梧桐下,用最香的花瓣做花圈,用银子做墓碑,用一缕阳光的金色刻下蜘蛛的名字。

蜘蛛的朋友们都在墓前挤成一堆,一直瓢虫问道:“他留下了什么?”

蝴蝶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他留下了世间的美好,与一颗追求美的心。”


【亮瑜】赌博害人r18

为车而车,说好要发的,不过估计没人看。
*有反攻提及,但无反攻描写【此设定他们是一人一晚上,爱操不操的那种】

*十分OOC,为车而车

再说一遍有反攻提及无描写!不能接受就别看!

老规矩评论↓

【亮瑜】要不是我去找桂花怎么可能遇见你

*十分抱歉标题与正文无关

*古风向桃妖亮x将军瑜

*OOC慎入

*下周回来补车排版,先将就着吧qaq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这是中秋拖到现在的文】

中秋将至,这小城竟是陆陆续续下了近两天的雨。

古曾万家灯火观月,现时千家万户团圆。

人们和往年一样,还是热闹的,该做生意的做生意,该娱乐的娱乐。周瑜寻思着上哪儿去折枝月桂,好送邻家经常和自己顽耍的乔姑娘。

他穿过热闹的人群,撑着油纸伞,左拐右拐进入小巷。雨浙沥沥地下,他嫌撑伞跑不快,干脆收掉,抬挟着伞柄,全力在雨奔跑,也不管一头墨发风扬雨落,雨水打湿面颊——才不管这些呢。濡湿的衣袂停止摆动,少年郎提着沾满泥土的鞋子,赤着脚站在月桂树下。

这月桂着实可怜,树枝都快被折光了,光秃的枝干伫在雨中,仅剩的一树枝花。孤零零的为风雨低头,好似被人了遗弃似的。再加上一旁不知为何在秋天开得旺盛的桃花,更衬出一副凄然的孤儿样。

周瑜撇了撇嘴,两手扒上树枝就要折。

“停下。”

一道清冷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出现。

周瑜愣了愣,一抬头,一个妖精出现在身前。此妖一袭白袍,衣带缀着桃花,白色长发簌簌搭在肩上,似是觉有不妥,用红绳绑在了脑后;面容清秀,颇有几分女相,但的确实是个男妖。一双星眸目光淡漠,若是满含深情,那肯定是会倾到不知多姑娘。

那妖一见就知是一旁那棵桃树所化。

“你做你的桃树去,管我折桂做甚?’”

桃妖摇了摇头,开口道:“你若是折下这最后一枝,那些你像样的顽皮孩子肯定要骑在我头上摘我的花了。

周瑜纳闷了,你自己在秋季开花,现在没秃已经算个奇迹,还能将这在怪别人头上?

“你在秋天开花,违背季节规律,你、你活该!”

妖精闻言,挑了挑眉,总算是有了些表情。“开花漂亮谁不喜欢?我修行千年想什么时候开就什么时候开,轮不到你个毛孩指…”

话未说完,就被周瑜一个喷嚏打断了。

那妖突然显得有些无奈,把目光投在了周瑜扔在地上的油纸伞。

他抬手,伞漂浮起来,无风花落,树上的桃花一朵一朵粘在了伞上。不一会儿树上便只剩了些残叶,风一吹,或许就会掉光。

雨柄送到了周瑜手中,妖精转过身去,渐渐隐于树前:“也该准备过冬了…”

周瑜拿着伞,心中了然是桃花换桂花,只是这桃花,怎么也无法从伞上取下来。等周瑜回家,反而被乔姑娘送了两只桂 ,香极了。把伞放在床边周瑜又想起,他连这妖的名字都没问。

第二天周瑜带着乔婉,来到那棵光秃秃的桃树下。

“哪有什么妖嘛…” 乔婉嘀咕着,无论周瑜怎么喊,怎么敲,还踹了那树一脚,都没有任何反应。

莫是不下雨就不出来了?

周瑜带着乔婉回家了,顺便还打了一架。

当他满身伤痕的坐在乔府,咬着牙忍着疼让乔婉上药已经是黄昏了。

“婉儿,我娶不了你。”周瑜低下头,“我终归是个没落贵族,更何况…我现在还为人奴仆。”

乔婉鼻头一酸连忙道“我知道,我都知道,以后就躲着他们吧,你看见他们只管跑,他们不会打我的,等你以后有出息了,你再回来报仇好不好?

“我不想过回来报仇…我只想你嫁个好人家。”周瑜摸摸乔婉的头,叹息, ”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家了。”

少年虽才十五,却已懂得许多人情世事。

第三天又下了雨,周瑜撑着新做的油纸伞,小跑到桃树。刚到,发现白色身影在树下已伫立许久。妖精转过来,周瑜喘着气问:“你叫什么名字?”觉着不妥,又加上一句:“我叫周瑜…字公瑾。”

“你会弹琴吗?”桃花妖没有回答他的话。

"弹一曲《折杨柳》我就告诉你。”

周瑜不满地点点头,跑回家取琴。留妖精注视他的背影。

一曲毕,周瑜的衣服也湿得差不多了, 带着泥浆,笨重又难受。待他晃悠悠地站起来,花妖笑了。周瑜承认,除了婉儿,这妖笑脸是他见过最好看的。

“叫我孔明吧。”那桃妖说着,将腰带上的桃花别在周瑜头上,“姓诸葛名亮,字孔明。”周瑜的脸不争气地红了,恼羞成怒地扯下粉色泛滥的桃花。

周瑜回去之后,发现他的书被撕了。记满笔记的书,被撕得粉碎,那是他几年的心血,他很生气,满腔怒火不知道往哪里发泄。他恨,恨自己的身份,恨乔婉的追求者。

突然,他看见门前那把粘满桃花的油纸伞,气焰全无。

乔婉又给他新买了几本书,他没地儿看就跑到桃树下去看。两棵树并排秃着,着实寒碜。

只要周瑜一个人去,诸葛亮就会出现。坐在少年旁,悠闲的扇着羽扇,也不管秋凉,就赖在那儿,享受为数不多的阳光;逢雨,周瑜愿意来,诸葛亮就帮他撑伞。

一天,周瑜一如既住地来到树下,发现那棵月桂已经重新长起来了。

春天了啊。

周喻感叹,不过他来说的不是这些,他要说的,是赴考的事。

“你要去赴考?”

“对,等我回来做个知县,把你围个栏,这样那些人就折不到你。’

可真是没有远大志向。诸葛亮看着少年严肃的神情和那向往的目光,终究只是憋出了一个“好”字。

周瑜没想到的是,还没到考试的地点,就被人抓去送到边塞充了军。

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排练,抵御蛮人,边骂着当年眼看中他的不知哪冒出的破官,一边靠自己的才华慢慢往上爬。

一晃,就是十三年。等他回乡,已经是负了伤的旧将军。

敲锣打鼓,好不光景。好容易从边疆回到故土,瞅了眼已成婚的乔婉姑娘急便忙跑到了诸葛亮那去。

一瞧,十三年不见的桃树含苞被春风吹得正旺,旁边的桂树被移走了,建了个庙,专门供着诸葛亮。原来诸葛亮现身,直接被人当做神仙下凡,认作红线仙,现在都有人在庙中求缘。

“仙人出现了!”

周瑜刚走到庙口,便听见里面有人在喊,随后是两三阵脚步声。他走进去,正好和诸葛亮撞个满怀。一瞬间,含苞的桃花突然盛开,粉红色的模样快要溢出水来。

“公瑾这么着急 看来对亮,甚是思念。”带着调笑的语气,话语不紧不慢地响起,一下子就就把怀中男子逗得面红耳赤。

周瑜在军中,长什么样的人都有,还全是男人。这时见到诸葛亮,便觉得赏心悦目,甚至还有些心动。

“公瑾,亮也为你牵个姻缘如何?”

“啊?”被人一把拉进去,望着满树的卦牌,上面写着恋人的名字,每一块都用红绳系着。周瑜被庙里人诧异又羡慕的目光包围,浑身不自在,压低声音朝诸葛亮道:“他们信你当我也信,你能做什么,我还不知道么?”

“我能做什么,公瑾可真知全了?”诸葛亮调笑着,眼里多了几分说不清的意味。

他不理会周瑜的姿态,在姻缘牌上写下了他们俩的名字。

“两个大男子家的,你写这做甚!”

“公瑾,亮心悦你。”

一切话语全数哽在喉咙里,看着花妖如满含情意的双眸,他一愣愣,觉得有什么情愫在悄然滋生。

周瑜深吸一口气,像有一粒玉米籽在心中跳来窜去,搭上诸葛亮的肩,道出一句话:

“我也有那么一点儿吧。”

我我我车是手稿不想码明天把现代车放出来吧如果有人私信我的话我就百分百不拖更了x

作为写手如何善待你的排版工——快速入门版

NO8氧元素:

黑咩咩Blacksheep:



没错!你们!善待版工啊( ´;ω;`)




你有本事开脑洞你有本事填坑啊:







感到中了一枪,自勉【




Messiah:







我就针对我遇到过的小说本排版问题进行一下简要的吐槽,意思就是通篇都在吐槽。不专业,不全面,想到哪写到哪。只针对有出本计划的写手,如果你没那个打算的话,排版也用不着操心你的文档该怎么分布。

  






基本是怨念产物,语气并不会友好到哪里去。连我这种业余水平的都可以指摘这些问题,如果感到被打脸了,打的就是你,赶紧滚回去改啊!

  







  






一、标点符号

  






1.省略号给我好好地用“Shift+6”,不要出现一串点点点,更不要出现一串句号。

  






2.不要全篇省略号,讲话干脆利落一点不会死,全篇省略号页面效果也很难看。

  






3.偶尔感情爆发可以,不要大量使用三个以上的问号,和叹号。

  






4.除去少量论坛体中的少量对话摘录之外,不要使用任何颜文字。

  






5.上述那条在且只在把无料直接排出QQ对话框或者之类聊天软件的创意效果时不受限。

  






6.对话时千万麻烦打全逗号和句号。

  



  




   






“你的期末论文怎么还没交”学委说。

   



  


  






这就是典型错误案例。你们善待一下强迫症好吗。

  






更多请直接参考标点符号使用规范。

  







  






二、格式规范

  






1.不要养成写一段回车敲两下空一行的习惯。虽然说批量删除可以用“查找/替换”来解决,但是防止误伤对不对。

  






2.不要养成每段话开头打四个空格的习惯。第一个理由同上。第二个理由是其实不同软件&线上网站&各种地方显示的四个空格可能不是标准的两个汉字宽,有的是四个汉字宽,有的只有一个汉字宽,有的蛋疼的是三个或者三点五个汉字宽。第三个理由是排版是可以设置段首缩进的,通常段首空俩字是用那个。

  






你们想在线上发布的话,搜狗输入法“v1+d”空字符直取,麻烦用那个打俩不要用空格打不知道多少谢谢。

  






3.针对欧美系同人:汉字没有斜体字用法,汉字没有斜体字用法,汉字没有斜体字用法,重要的事说三遍。正规排版软件里连粗体都不是很建议使用。以indesign为例,里面的倾斜和加黑不仅需要手动设置参数而且效果很难看。如果你非要斜体或加粗的效果,排版时会直接把斜体等同于仿宋or楷体,把粗体等同于黑体。

  






话是这么说,我压根不建议在正文里没事就使用加粗。网志(比如这玩意)和漫画汉化跟文字印刷完全是两回事,要排版印刷的文你大量搞粗体这种用法真的纯属耍流氓。

  







  






三、时间规划

  






校对好之后把文字部分给你的排版工,连同“希望把页数控制在多少多少范围内”等要求一起。你指望排版帮你把校对全搞完不出虫,那是不可能哒。

  






如果不是非常赶,至少给人家三天到一星期时间摸摸鱼抓抓虫对对格式跟你磨一下内页版式。

  






那种第一天晚上给第二天就要的急单,十几页的无料还好,有料除非给钱给得像爸爸,不然都是在耍流氓。

  






不要问我该怎么给钱,这个的浮动水平和文画一样大,有完全不要钱的也有收得比商稿画手还多的。

  







  






四、宣图

  






即使是文字排版工,大部分也是有基本PS技能的。

  






如果你坚持不让文字排版工帮你做宣图,而是自己做或者找别人帮忙随便弄弄……也可以。

  






然而善待排版工的审美请注意:

  






试阅部分老老实实用细黑和各种宋,(除表摘要or书信情况外)尽量不要大面积用楷体,坚决不要用行楷;用姚体啊隶书啊这种要么过于瘦高要么过于矮扁的邪道字体排试阅等于强奸审美,除非你追求的就是城乡结合部风格;大部分宣图上麻烦干脆不要用行楷和魏碑;常见的微软雅黑谨慎使用,排图效果并不好;任何时候都不要在宣图上的任何地方出现彩云,丑。

  






如果一本正经地搞出丑得过于犀利的宣图,作为排版有时候真的会不想帮你转……

  






哦,这条完全是我的个人怨念吐槽。








割腿肉产废料
OOC文学
快乐就好
这个标签太冷了,强烈要求LOF还我Smaugbo的标签!